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 2019-05-09
  • 红十字日:江西发布红十字会会歌《阳光·天使》 2019-05-03
  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5-01
  • 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之路 奋力书写新时代山西“三农”工作新篇章(省委书记谈乡村振兴(18)) 2019-05-01
  • 利比亚海军在西部海域救起191名非法移民 2019-04-25
  • 打房主分房子,而必逼成! 2019-04-21
  • 最美逆行!高速隧道突发火灾  交警三次逆行穿火线撤离400多名群众 2019-04-17
  • 上交大MBA采用“三个课堂”培养方式 继续提前面试录取 2019-04-13
  • 独家视频:十九大要开啦! 2019-03-24
  • 【双语汇】做最坏打算} 2019-03-24
  • 3d试机号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章

  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五十章

    所属目录:第八卷 无法无天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0

    3d试机号 www.zpcww.com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3d试机号 www.zpcww.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记住了吗?


      一旁的三眼暗松了一口气,别看他脸上平静,其实心里也在害怕。毕竟面对的是二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,真要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正面交起火来,谁生谁死,还真不一定呢!

      见士兵放下枪,谢文东笑呵呵那位班长点点头,说道:“很好!”

      班长受宠若惊地挠挠头发,站在原地嘿嘿干笑。

      这时,张繁友走上前来,低声说道:“谢兄弟下手太狠了,没有必要杀他?!?br/>
      谢文东说道:“他对我们政治部下敬,我杀了他,也是为政治部立威嘛!”

      他这么说,张繁友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耸耸肩,不再言语。

      其实,谢文东此时是没有杀掉这个营长的必要,但是,若不杀他那为黑带车队放行的班长肯定要受到处罚,如此一来,以后谁还敢为文东会开后门呢?自己表现得强硬一些也是为日后的军火走私铺好路。谢文东算计事情,向来都很长远,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去做一件事。

      说话间,黑带的第一辆军车车门一开,从里面先跳出一位俄罗斯的大汉,这人身材高大,体格健壮,满面的络腮胡须一双鹰目深深陷入眼眶中,不时闪烁出幽光,他正是黑带的副头目,弗拉基米尔,在他身后,还跟有数名大汉。

      “谢先生,我们好久不见了!(俄)”弗拉基米尔张开双臂,面对着谢文东哈哈大笑,快步上前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      看到弗拉基米尔,谢文东也很高兴,只是对于他的热情和如此亲密的动作,他一时还难以接受。谢文东不留痕迹地向后退了退,没让弗拉基米尔拥抱自己太久,接着含笑打招呼道:“你好!”

      弗拉基米尔说道:“刚才真是惊心动魄啊!多亏有谢先生在,不然我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。(俄)”

      在他身后的翻译将他的话翻译成中文,讲给谢文东。(以后略)

      谢文东荚道:“不用客气,我们即是合作的伙伴,也是朋友嘛!”

      他二入之间虽然没见过几次面,但私下交情却十分不错,谢文东身上穿的防弹衣就是弗拉基米尔送给他的,不知多少次将他从鬼门关里拉回来,成为谢文东护身救命的法宝之一。、

      两人寒喧几句,谢文东先切入正题,说道:“一百万美圆我已经让人汇到贵帮的户头上,弗拉基米尔先生可以去查看一下?!?br/>
      “哈哈!”弗拉基米尔爽朗的大笑,道:“不用查了。谢先生做事我放心,何况我们合作这么久,我还能不信任你嘛!”

      “交情归交情,但公事还是要分清楚点的好?!毙晃亩溃骸安蝗坏纫院蟪隽宋侍?,大家都不好做?!?br/>
      弗拉基米尔点点头,谢文东就是这点好,做事认真,又不端架子。他转回身,对一名手下使个眼色。

      那大汉拿出手机,拨打电话,等了半分钟,他将手机放下,并向弗拉基米尔微微点下头,示意他钱敦已经到帐。

      弗拉基米尔脸上笑容更深,说道:“谢先生,钱已经到了。我一直都说,谢先生是最讲究诚信的,哈哈!”

      谢文东含笑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让兄弟们收贷了?!?br/>
      “没有问题!”弗拉基米尔回答得干脆。

      “还是控照老规矩吧!”谢文东道:“贵帮的车辆由我们先借用,等下次做交易时再还给你们?!?br/>
      “好的?!备ダ锥赝?,向后面挥了挥手让己方人员全部从车上下来。

      黑带的人一下车,三眼立刻指挥下面的兄弟上车,并随之开始清点军火。一切进行得有条有理,丝毫不见慌乱由此不准看出,双方进行的军火交易已不是一、两次。

      谢文东将己方所坐的轿车和面包车让给黑带人员,自己带众人全部上了黑带的七辆货车,他坐在车内,从车窗探出头,对弗拉基米尔摆了摆手,说道:“弗拉基米尔先生,这次我们合的很愉快,因为有事在身,我不好耽搁,咱们下次见!”

      弗拉基米尔笑道:“希望,谢先生有空能来俄罗斯作客,我们也很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聚聚了?!?br/>
      谢文东道:“好的!有机会,我一定去,那么,再会吧!”

      “再见!”等谢文东等人走出好远之后,弗拉基米尔才命令众手下坐上谢文东给他的汽车,开回俄罗斯国内。

      双方的交易前后只用了半个钟头的时间,转瞬就各弃东西,没了踪影,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士兵,还有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      谢文东等人坐车出了东宁,刚到M市境内,张繁友的电话响起,是边防部队的团长亲自打来的。

      “张中校,你们政治部为什么要枪杀我的人?”这位团长也是刚刚接到自己手下一名营长被杀的消息,听士兵说是政治部的人做的,便怒气冲冲地打来电话质问。

      张繁友瞥了一眼谢文东,埋怨他不该下手那么报,对方毕竟是名营长,属中级军官,而且又及有大的过错,将其杀掉,肯定少不了麻烦。他深吸口气,说道:“我们政治部的贷品,属高度机密的,而你手下的那个营长竟然强行进行检查,并阻拦我们过关,事出紧急,所以我们只能用强硬的手段制服他了?!?br/>
      “制服?”团长低声吼道:“你们那是制服吗?那是一枪毙命!那是谋杀!”

      听对方语气不善,张繁友的面色也随之阴沉下来,冷冷说道:“我们政治部做事的手段就是这样,如果你有意见,可以向你的上级去提,向地方军区司令去提,向中央军委去提,但不要在我面前指手画脚?!?br/>
      团长气得直哆嗦,但又拿他无可奈何,张繁友的职位虽然只是中校,但在政治部内,确实已算高官,别说一个地方的团长,即使集团军司令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?!敖裉煺馐虏凰阃?,我会向军区汇报的!”

      “哼!”张繁友冷哼一声,道:“想汇报,你尽管去好了,不过,我奉劝你一句,你的狗屁汇报,对我不会产生任何影响,反而会让我记恨你,你应该知道那样的结果会是如何。杀死一个营长,和杀掉一个团长,对于我来说,之间的差别并不大?!?br/>
      说完话,张繁友咬着牙挂断电话。另一边的边防团团长手握话筒,身体仿佛僵化一般,坐在椅子上良久,一动也不动。

      “妈的!”张繁友收起手机,怒声说道:“现在军方的人越来越过分,竟然也敢来对我们兴师问罪!”

      谢文东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,但也猜出个大概。他问道:“谁的电话?!?br/>
      张繁友道:“边防团的团长?!?br/>
      谢文东疑道:“他在责怪我们杀了那个营长?”

      张繁友没好气地说道:“是啊!”

      谢文东一笑,疑惑道:“真是奇怪,他怎么知道你的电话?”

      张繁友一愣,这点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的电话号码算不上机密,可也不是谁都能知道的。

      谢文东道:“估计这个团长是先给北京去了电话,询问清楚了才来找的你?!?br/>
      张繁友皱着眉头,道:“部里的人,谁会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他?”

      谢文东看看时间,此时也过凌晨十一点,他哈哈而笑,说道:“政治部里,这时候还会上班的只有一个人?!?br/>
      “东方……东方上校?”

      “没错!”

      这该死的老家伙,生怕自己清闲,没事也给自己找点事出来,张繁友脸上没表露什么,在心里却大骂东方易给自己添乱。

      把气压在心底,他问道:“谢兄弟,我们现在去哪?”

      谢文东道:“先去H市!在那里休息一天,然后我们动身,直接去新疆?!?br/>
      张繁友问道:“如果,东突的大头目不出来怎么办?”

      谢文东想了想,道:“那就只好等下次交易的时候再说了?!?br/>
      张繁友穷追不会地问道:“如果下次还不出来呢?”

      搞不懂他究竟哪来这么多问题,谢文东笑道:“那我们只好继续等下去了,我相信,早晚有一天,东突的大头目会出现的?!?br/>
      你说得倒轻松张繁友在心里暗暗嘀咕,东突的人异常狡猾,而且警惕性十足,其头目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引出来的。等他出现,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,难道,自己就随谢文东一直干耗下去?

      不行!时间拖得越久,变故就会越多,到最后,其功劳还不知道会落到谁的头上呢!自己得先下手为强啊!张繁友在心里嘀咕着,暗暗打定了主意,等谢文东和东突进行交易时,自己不营那么多,先擒下现场的东突人员再说,然后利用他们做诱饵,引出东突的头目,到时,事情的整个功劳都将归自己所有

      想着,想着,张繁友忍不住,嘴角露出一丝奸笑。

      不过,很快,他又把笑容收了回去,转头充满防备地看看身旁的谢文东,见他没有任何异样,方放下心来。

      (张繁友会不会捣乱谢文动的和东突的交易呢?精彩故事请期待第一百五十一章)

      《3d试机号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3d试机号 www.zpcww.com以便下次阅读。
    原文地址://www.zpcww.com/181.html
  •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智慧 2019-05-09
  • 红十字日:江西发布红十字会会歌《阳光·天使》 2019-05-03
  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5-01
  • 走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之路 奋力书写新时代山西“三农”工作新篇章(省委书记谈乡村振兴(18)) 2019-05-01
  • 利比亚海军在西部海域救起191名非法移民 2019-04-25
  • 打房主分房子,而必逼成! 2019-04-21
  • 最美逆行!高速隧道突发火灾  交警三次逆行穿火线撤离400多名群众 2019-04-17
  • 上交大MBA采用“三个课堂”培养方式 继续提前面试录取 2019-04-13
  • 独家视频:十九大要开啦! 2019-03-24
  • 【双语汇】做最坏打算} 2019-03-24
  • 福彩双色球预测号 福利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pk10微信机器人 pc蛋蛋开奖历史记录 上海基诺彩票玩法 时时彩人工免费计划 福彩走势图网易彩票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 澳洲幸运8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 p3开机号码查询 赛马会资料 新时时彩单双技巧 大乐透开奖直播 任选9场历史奖金表 500彩票网在线客服